世界知名的KAZAKY今天談論到Dsquared2、瑪丹娜、鞋子、酒精、書籍及同性戀相關議題

 

capture-20130915-003833  

我是原文:原文在這

 

 

  

主持人:老實說我今天是希望看到你們穿另外一雙鞋子來,那些鞋子實在是太了不起了。

Oleg:那是舞台裝,只有在演出時才穿,平常的話就穿像你現在看到的。

 

主持人:這些都是源起於一個玩笑?

Oleg:有一次有位大尺碼的朋友穿著高跟鞋來,我們就像玩耍般的把鞋子拿來試穿。過段時間後我們找到其它大尺碼高跟鞋,馬上就穿了起來。不過第一次穿的的時候就摔倒了,這整個就是一次的大升級,視野完全就在另一個平面上。走路是一回事,穿著高跟鞋跳舞或特技則是非常困難的,經過多次練習後才能面對登上後的舞台狀況如:噪音、數不盡的雙手、黑暗的舞台、盯著你著眼睛。你知道你必須鍛鍊好每一條肌肉,這樣才能有足夠的力量承受體重,並且在舞台上順利的游移。對了,順到一題,我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帶Stas去買高跟鞋的時候,店員以為是要買給媽媽或是女朋友的,結果當我們拿起鞋子往腳上一套時店員全都嚇壞了。

 

主持人:你們的鞋子尺碼是?

Oleg:我跟Kirill40號,有時會換穿鞋子,就像StasArtur 41號也可互換。

主持人:你們的鞋子都從哪來?

Oleg:都是訂製鞋,說真的大家以為鞋子是從巴黎或米蘭買來的,但事實是全都是在基輔訂製的,而且有足夠的力量支撐我們,所以像LV那類的名牌鞋只能應付一般穿法,那不適合我們的需求。訂製鞋是唯一的選擇,更合腳,更堅固。

主持人:鞋跟有多高?

 

Oleg14公分,沒錯,這是個讓人驚訝的高度,只是你無法說服每個人這只是為表演而買,不是單純為自己買,不過他們愛怎麼想就隨他們吧。

主持人:讓我們開誠布公吧,你們常被認為在宣導同性戀?

Oleg:這真的很悲哀,也很難過。我必須說這真的沒甚麼,通常一個買家會因為這樣產品的優點買下他,但也有人只會用負面的想法來對待同一樣商品。我們的主要客群非常廣泛,從年輕女孩到年長的男性都有,最終都還是取決於本身的認知和想法。通常人們不好意思承認某些東西讓自己感到愉悅,像是好的音樂好的舞蹈,不敢承認他們喜歡穿著高跟鞋跳舞的男性,我也不知道為何他們有這樣的想法。不過越來越多接受過教育的人都敢直接表達自己的喜惡。

 

主持人:事情怎麼會這樣發展?

Oleg:這些都是空想來的。那些把我們跟同性戀、變裝癖、變性連想在一起的人,只因為他們認為高跟鞋是女性的象徵,男生是不能穿的,為甚麼?男生可以穿任何東西。這裡有另一個問題,我們是穿著高跟鞋跳舞,現在也有不少男舞者試著模仿KAZAKY的意像,但是他們缺少了一樣東西,沒錯我們穿著高跟鞋,但是一定要記得保持男性特色。不需要因為穿著高跟鞋就要表現的柔弱,記得,展現出你是穿著高跟鞋的男性。

 

主持人:這些是從何開始的?你們認識幾年了?

Kirill:我和Stas認識最久,2007年開始我們成為同學。然後接著認識Artur,當時他還在國家劇院擔任獨舞者,隨著時間的變化,我們做了一些計劃,我就跟Artur說:Artur你現在必須做些決定了。

Artur:當時我正待在紐約一個月度假中,參加一個芭蕾的大師班。我想着這也許會是很有趣的事情,這個時候有這樣的機會出現,如果當下不做出決定,將來我一定會後悔,所以我就來了。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離開劇院的那一天,同事們都很驚訝的問我要去哪裡?我說我知道我要去哪。接這我就來找他們,一到我就跟他們說,欸,我從劇場退休了。他們感到有點驚訝,因為整個計劃還不夠完善,而且他們自己也還在巡迴演出中。結果他們跟我說:Artur很抱歉,現在還有3~6個月無法進行我們要做的計劃,因為我們還在巡演中。

 

主持人:你們每天花多少小時排練?多久排練一次?

Oleg:至少3~4小時或更多,如果遇到比較特別的演出,像是最近的韻律體操世界錦標賽,我們為這個開幕表演花了好幾天準備,這是個不同規模的演出,對我們來說這是另一種的成就。就像是跟Dsquared2 and Madonna 合作一樣。

 

主持人:請告訴我們這些合作計劃是怎麼開始的?

Oleg:跟Dsquared2那大概是職場生涯中走過最長的舞台,大約有100M,而你唯一指望的是明天的舞台只有一半大,還有滿場的觀眾帶給你的腎上腺素。整場秀就是Dsquared2和我們的演出,最高潮的地方就是ArturOleg穿著高跟鞋輕易做出前手翻,KirillStas面對其它方向那段。他們很喜歡這個橋段,而且沒想到他們會這麼歡迎我們。之後我們一起吃晚餐、散步、聊天,就變成朋友了。我沒記錯的話,在抵達現場前,他們幫我們每一位都取了小名。像Kirill”Skinny(竹竿)”Stas”Baby Face(娃娃臉)”Artur”Perfection(完美)我則是”Muscled(肌肉棒子)”

 

主持人:從影片中可以看到香檳?

Oleg:我們常喝香檳。

 

主持人:那酒類呢?

Oleg:當然也喝,但不是常常喝。香檳比較常喝,有時候在表演前會喝一些。

Artur:我喜歡好的香檳和紅酒。
Stas:我盡量少喝。

Oleg:我不是很喜歡喝酒。不是說要過所謂的健康生活,只是我本來就不太喜歡喝,派對的時後頂多喝一點軟性調酒,像Malibu加蘋果汁,濃度低也甜甜的很好喝。至於威士忌和白蘭地真的要喝時,還是會喝一點,只是會覺得奇怪為何我不太喝。

Artur:我喜歡在吃晚餐前先來杯伏特加。

Oleg:還有表演前。

Artur:尤其是我回亞美尼亞時,我媽會料理很多好吃的美食,她一定會給我一杯伏特加。我也不挑食,甚麼都吃,但是不吃速食啦。新鮮的肉類、蔬菜沙拉都是很棒的食物。

Kirill:我也是不挑嘴,啥都吃,自從我得到”Skinny”這個外號後,我每天吃3~4餐。

Oleg:其實有很多人都會問:你們有甚麼飲食計劃嗎?說實在的這是很難遵守的,尤其是常常在飛行,在趕路,這會讓飲食計劃的困難度增加。像是在中國的時候,我們只吃速食,雖然不是很好,但相對來說至少知道我們吃了甚麼。在中國是很瘋狂的經驗,他們沒有所謂的標準,他們的舞台非常非常的小,能夠表演的空間不夠大。整個舞台都被人團團圍住,而且他們的手上都拿著I Pad在拍攝。

 

主持人:就你們來說KAZAKY這個名稱跟烏克蘭沒有任何關聯,而是跟日本有關係,我需要把你們跟歌舞伎起嗎?

Oleg:在這裡有我們所愛的哥薩克,你還可以在In The MiddleMV裡看到特有的羽毛剪,還有其它本國自己的民族特色在其中。但是在日文裡KAZAKY代表飛行的風,我們喜歡這樣的含意。不過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不會對烏克蘭的哥薩克團體做出任何不敬的行為。

 

主持人:在你們的職涯中,最重要的時刻就是瑪丹娜。

Oleg:那真的是很大的驚喜,當時我們正前往遠東地區進行巡演,就在9小時的飛行後,經紀人跟我們說了這個消息。一切進行的非常快,大約在半個月內就完成所有的拍攝活動。

 

主持人:跟瑪丹娜合做的情況如何?有趣嗎?要求很多嗎?還是很反覆無常呢?

Oleg:她不斷的拍攝,拍了30幾個畫面後發現,她不喜歡就會要求重拍。

 

主持人:Oleg你是在哪裡刺了這麼多的刺青,現在有幾個刺青?

Oleg:從KAZAKY開始的這兩年開始刺的,至於有幾個就是你現在看到的這些,還有背後跟小腿上各還有一個。在此之前都沒有。

Kirill:我也有。

 

主持人:在哪裡?

Kirill:在手上,這是法語,雖然我喜歡英語,但是我更喜歡法語的旋律。

 

主持人:你會說法語嗎?

Kirill:不會,但我希望我會,在脖子上的意思是”in motion”,手上的則是世界之子

Stas:我沒有刺青。

Artur:我也沒有,我們是乾淨的身體。

 

 

主持人:你們有人結婚了嗎? 

Oleg:沒有,但是有的話,我們會帶她一起巡演,因為如果因為工作兒不能時常在一起就不好了,所以會帶在身邊,這就是一家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AZAKY TAIWAN

小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