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ZAKY:世界帶給我們榮耀與驚喜,我們來自烏克蘭。

KAZAKY-與瑪丹娜合作的世界知名烏克蘭團體。最近(Arthur Gaspar, Stas Pavlov Kirill Fedorenko 和 Oleg Zhezhel)發表最新MV «MAGIC PIE» 並且回答國際不再恐同日的問題。KAZAKY接下來將在5月30日於摩爾多瓦演出。

T5gTy33M  


 

KAZAKY, 我可以稱你們為烏克蘭團體嗎?這對你們代表了甚麼?

Oleg : 當然,首先KAZAKY-就是烏克蘭團體,所有的一切都是從基輔開始。用甚麼方法來呈現出我們的國家,語言與民族傳統並不是我們的首選。有沒有用很重要嗎?如果是以建立國家的威信來說或許很重要。相對的對於多樣性來說,烏克蘭是很保守的國家。而藝術和創作,這無關乎你來自哪裡,只要傾聽、欣賞和愛這五大洲就夠了。

Kirill: 最簡單來說,當阿根廷、澳洲、日本提到”烏克蘭團體”,就代表了世界已經給予我們榮耀和驚喜,並且知道我們來自烏克蘭。我們可以假設這就是最有趣的事實了。

img_6943  

前成員Francesco是公開的同性戀者,他們說這是他離團的原因,這是真的嗎?粉絲們喜歡追探你們的私生活嘛?

Oleg: 這並不是他離開的原因,這是他本人的意願,我們也尊重他的決定,並沒有甚麼陰謀論。一切都很單純。關於隱私的部分,我們並不會討論或是藉此來炒新聞。從前對於公眾人物來說私生活的公開是對於追求目標必須要犧牲的一點,但是隨著時代變遷,關於私生活的回應只剩下”嗯,還好”,那麼像TMZ這樣的八卦媒體就需要更努力工作了。現在我們非常感激粉絲和媒體他們只對我們的創作有興趣。

成軍以來,團體最大的成就是什麼?

Artur: 首先以及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我們的支持者。其中有很多人真的喜愛我們的創作,我們也很期待能夠前往他們的城市。一般來說,成軍4年來,發行2張完整的專輯,和有趣的人合作,吸引成千上萬的粉絲,就這4點來說已經是非常棒的了,但是我們希望能夠更好。

你們何時開始穿上高跟鞋呢,對於這份企劃都沒有任何疑問嗎?

Artur:當時在排練室裡有幾雙女孩們排練過後留下的高跟鞋,我們只是拿來試了一下。發現編舞動作的表現完全不一樣,姿態也有所不同,呈現出另一種美感。於是乎,原本的玩笑就變成認真看待的職業了。直到In The Middle發表前一年我們就已經在練習用高跟鞋走路和跳舞。

aNFa16JvQZA  

Stas: 在我們將高跟鞋帶入舞蹈前,男人就有很長的歷史將它視為一種工具。而懷疑則導致它變的不受歡迎。

你們的影片風格總是會吸引到同性戀,平常會遇到嗎,你們接受嗎?

Oleg: 這並不可怕,在烏克蘭從沒發生過任何問題,就如同在其它國家一樣。在俄羅斯則有些所謂的糾察團體,但並沒有太大作用。如同在網路上-這是自由的空間,有人做了你不喜歡的事情,大可不去看也沒必要去評論。

5月17日-國際不再恐同日,KAZAKY對於同性戀粉絲有何建議?

Oleg:保持樂觀,向未來前進。

最為人所知的表演就是和瑪丹娜合作”Girl Gone Wild”。你們是怎麼開始的?跟他合作印象最深的事甚麼?她為何邀請你們合作?

Artur: 瑪丹娜透過電話跟經紀人聯絡上,先前並沒有任何私交,她在網路上看到我們的作品開始的。經驗當然很不可思議,我們體驗到專業團隊拍攝,當然直接了當的跟她合作非常棒。非常佩服她的能力和耐力,因為能夠維持不停歇拍攝的精力真的不簡單。

Kirill: 我們沒問為何邀請我們,只能大膽假設我們穿高跟鞋的編舞跟”Girl Gone Wild”想要呈現的方向相符。像有些地方的元素跟我們的影片LOVE相似,這是很棒的。

 

網路上有些資訊指出頭半年你們都在俄羅斯的城市演出,都在哪裡呢? 

Artur:很多有名的夜店。

你們在同性戀酒吧表演過嗎?有何建議?有哪些令你感興趣呢?

Artur: 當然去過,對許多當代藝術家來說,觀眾是非常多元的,我們主張全盤接受。

你們去過很多國家,哪裡讓KAZAKY最感到像在家一樣?

Kirill: 最像家的當然還是基輔,如果要說到其它我們喜歡或像家一樣的國家,那就有像巴西、美國、阿根廷。這些地方都有很棒的氛圍。

img_7616  

你們是用甚麼方是維持自己良好的體態呢?

Artur:其實沒有太特別的,就是每天4~6小時固定的課程和排練。

 

我是原文:lgbt.org.u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AZAKY TAIWAN

小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