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ur Gaspar:瑪丹娜很隨和也很善於交流。

20151008  

烏克蘭團體KAZAKY成員之一,現在成為”The Great Gatsby”的獨舞者。本齣戲由Константин Меладзе所編。

Artur Gaspar是隨著男子團體KAZAKY出道後,開始廣為人知。該團體最大的特色就是高跟鞋。五年前首支影片出爐後,他們隨即獲得極大的人氣,並且不僅限於烏克蘭。

 

瑪丹娜也曾邀請這些飽受爭議的舞者參與她的MV演出。在團隊中經過五年的時光,曾為獨舞者的Artur Gaspary 31歲的現今決定再次投身芭蕾界。畢竟這位來自葉理溫的舞者,有著畢業於聖彼得堡俄羅斯芭蕾學院,六年嚴格古典芭蕾訓練,並且在烏克蘭國家劇院演出的經歷。

 

 

 

 

--為何這時從演藝圈回到芭蕾界?
--我會離開KAZAKY前往國家劇院,是因為這是全新並且有趣的企畫,很創新的作品。我一直不斷的按部就班學習芭蕾,就是為了能夠隨時在對的時候回到這經典的圈子。

--這個對的時機已經到了?
--其實很久之前我就跟”The Great Gatsby”的作者接觸,因為我一直跟著KAZAKY在巡迴演出,所以直到現在”The Great Gatsby”的機會來了,在這有趣的劇本中,我取得黛西的丈夫-湯姆的角色,目前正在積極的排練中。


--回歸到舞鞋的過程容易嗎?
--過程中從來沒感到有離開過,我準備好接受新的角色。換句話說,我感受到前有的精神感召,在這最終的時刻我可以用現代芭蕾來傳達傳統的精神。現在很期待首映的到來,也會擔心觀眾的評價,將來我還希望能夠投身在芭蕾舞裡。直到45歲前,我還有15年的時間。

--那麼KAZAKY呢?
--我們正在準備下一支MV,最近就會發表了。經過五年的發展,目前有點瓶頸,我需要新的刺激。迅速走紅普及,我承認高跟鞋對男人來說是很敏感的表現。如何在舞台上不淪於庸俗是很重要的,這需要非常好的技巧和品味,我相信這點我們是成功的。但是一直抓著過去的東西是很難成長的,我們需要再進一步,需要發展新的作品,但是粉絲們不願離開KAZAKY。

--你們為何會使用高跟鞋?(必問)
--這是很突發的,剛開始創團時我們並沒想到要用高跟鞋,我們排練時都是穿靴子。有一次在同一個排練室的女孩留下他們的鞋子,我們有人跑去穿起來,跑來跑去惡搞,還做了些舞蹈動作,我們開了好幾次玩笑,玩得很開心。後來決定穿著高跟鞋拍支試拍帶時,我們是很認真的編排動作,沒有一點玩笑的成分。那時就發現,這非常酷,以前也沒人嘗試過。當天晚上我們有個演出,我們先送帶子給客戶,裡面有排練室還有這幾個新編的舞蹈,當天我就收到回應“沒事,告訴我你們穿幾號的高跟鞋”當天晚上我們就穿著高跟鞋亮相了。第二天早上我們開始收到不少邀約。

(個人不負責猜測可能是這個?)

 

這讓我們非常振奮,我們為此寫了幾首歌曲,撤換影片。大概花了五個月每天跳6小時的舞。當然穿著高跟鞋跳舞並不容易,尤其是沒經過訓練的話,不過我是古典芭蕾演員,所以已經習慣了。

--跳壞幾雙高跟鞋?
--所有都還是好的,出乎意料的,我們發現國內專門的製鞋者幫我們做的鞋子都很堅固,品質也相當穩定,這些鞋子都可以承受有挑戰性的特技動作或旋轉。我們改變他們原本只能作展示的功能。現在我們大概有30雙左右的鞋子。


--你們是怎麼受邀參加米蘭展的?
--在首支MV發表後,我們就受到Dsquared的邀請在整場秀中表演,而就是在伸展台走道上的一個簡短表演。回到後台我們聽到觀眾如雷的掌聲,當下真的很驚訝。在這場秀裡,瑪丹娜的經紀人也在,他看到我們並且把MV給瑪丹娜看,她很喜歡就馬上邀請我們一起合作。當我們抵達美國接受紐約時報的採訪時,記者問道:對於瑪丹娜偷了你們的構想,有甚麼想法?我們對這個小偷只有感到開心,因為她對人們來說是非常有啟發和創造的人,而且對我們剛開始的團體來說,這是非常棒的公關。跟瑪丹娜一起工作,排練,吃中餐都很不可思議。

--你怎麼看待她?
--還挺讓人驚訝的,她很平易近人,沒有大牌架勢,開放,友好。總是愛開玩笑,她很支持我們,那種感覺很像是我們已經認識一百年了,她本身也很令人驚訝運動量和緊緻度。


--她有吃甚麼特別的東西嗎?
--跟我們一樣,新鮮的沙拉,比薩。沒有訂米其林餐廳美食。

--是誰帶你去學芭蕾的?
--我不知道這是命運還是機會,我母親愛芭蕾,她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成為芭蕾舞者。有一天,我姐姐9歲那年,我6歲,我母親帶她去參加甄選,因為我沒處可去,所以也就跟著一起去。到學校後,有很多小孩在大廳等候,有的在準備有的在熱身,我也混在裡面。然後我也學他們跳來跳去,我也不知道這是在做啥,只覺得這很好玩很有趣。然後突然有位評審老師注意到我,還問我的名字,我記得他測量我的腿長,背,記錄一些資料,然後給我一張紙。發生這些事情之後,我母親正在找我,還罵了我一下怎麼亂跑,接著她看到我手中的紙張原來是入學錄取。至於我姐姐,很不幸的她沒有錄取。所以從6歲開始,每周三次,我母親都帶著我從葉理溫的另一頭帶到學校上課,就這樣持續5年。雖然我的家人不是很贊同我去上課,認為男孩子應該上正常課程,將來當醫生之類。但是我的母親並沒有放棄給我發展的機會,對此我非常感激。

--你本來有機會成為運動員?因為父母的關係?
--對,他們是亞美尼亞雪橇隊的教練。


--很奇怪你們並沒有得到甚麼項目的冠軍
--在亞美尼亞運動是不被重視的,這是在我得到機會後才了解到的。80年代早期,我的父母幾乎失去他們的工作。他們知道這在我們家是沒有前景的,芭蕾只能當作是興趣,而我是抱持著夢想他能夠成為我的職業。我喜歡他因為芭蕾很美麗,而且無法想像他如何對生理或精神上的影響。

--沒想過放棄課程嗎?
--有時候想過,有時候疲於去了解我到底在做啥時,我會覺得這一切好像都在浪費時間。在亞美尼亞,芭蕾並沒有發展性,如果想要繼續下去就必須到別的地方。在瑞士甚至有和亞美尼亞黑道齊名的舞者,我們的國家很小,只能勉強維生,所以無法支撐芭蕾的發展。

我很想去聖彼得堡的芭蕾學院上課,但那幾乎不可能,在1999年,一學年的學費就將近2萬美金,對我的家庭來說是一筆非常沉重的負擔。我有錢買票過去,但是沒錢付學費。我能夠實現願望多虧了亞美尼亞芭蕾學校的編舞師Терезе Григорян,她欣賞我的能力和天份,所以他帶我到聖彼得堡,我不知道她用了甚麼方法,總之我能夠免費在這裡學習了。我在這邊學了很多,我很想在馬林斯基劇院工作,當時有個機會我也通過了,但是宿舍的位置不夠,而當時舞者的薪水並不足已在當地租房子,所以只好搬到莫斯科投靠親戚。我住在他們的公寓5年,在莫斯科古典芭蕾劇院工作,也跟著到不同的國家,之後也接到美國的工作機會。

j6BV8F567Rw  

--是甚麼原因導致這個機會未能成行?
--當時我跟著斯巴達的演出巡迴到了基輔,順便拜訪在烏克蘭的朋友。他們邀請我留下來幾天看看這個城市,然後我就愛上基輔了。在這裡就跟在我的家鄉一樣舒服,後來我就問自己為何要離開呢?這裡非常漂亮,有機會,有美食,友善的人民,不可思議的劇院,所以我拜訪烏克蘭國家劇院也獲得工作機會,於是從2007年開始在這邊工作。


--這邊的薪水可以租房子嗎?
--剛開始我住在朋友家裡,後來接到商業案子,費用相當好,讓我能夠租到不錯的公寓。

--當時為何會離開芭蕾走向演藝圈呢?
--當時我已經跳了8年的專業芭蕾,經歷不少的項目,遇到自我危機,我想作超越古典芭蕾的東西,甚至透過聲樂課程,寫了歌。身為舞台演員我到紐約待了一個月,吸收不同的經驗,回來後我決定冒個險離開劇院。而KAZAKY的故事就開始展開。我有很多音樂的作品,說不定有一天過了舞蹈生涯,我可以開始音樂的作品了。

--你的第一份薪水買了甚麼?
--我在美國獲得第一筆較大的收入,一個月大約收到近1.5萬美金,我想幫葉理溫的家人買些禮物。但是現在我寧願花時間陪他們。尤其是杏子季的時候,那是我童年的味道,我母親會準備她的拿手鱒魚料理,房子裡總是充滿食物的味道,我光是現在在說都想流口水了()

--有進行飲食計畫嗎?
--依循健康飲食,有時會放縱一下吃點美食,但是卡路里很輕易的就在排練時燃燒掉。

 

我是原文:原文在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AZAKY TAIWAN

小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