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04.19的訪問透露出非常多的消息,很值得一看喔))

 

主持人:四月四日,最新消息就是你回到芭蕾界。

Artur:很多人不知道我原先就是從聖彼得堡的芭蕾學院畢業的舞者。在執行Kazaky時我就有很豐富的芭蕾經驗。

 

主持人:很多人認為在KAZAKY之後,接下來你會回到芭蕾界。

Artur:我很多朋友因為不同的原因離開芭蕾,但我沒有。儘管在某些時機點上遇到危機、沒有新的企劃,重覆相同的東西,需要收入。但是我已經疲於為五斗米折腰,我要新的刺激和啟發,而這時剛好KAZAKY的企劃進來了。

 

主持人:所以你覺得在KAZAKY之後就會回歸?

Artur:不是之後,而是一直在進行中。我有6年完全在芭蕾界,芭蕾已經在我的血液裡,就算不能長久跳下去,我也會嘗試追尋我的夢想,在夢裡我不斷地跳舞,旋轉。然後我了解到我需要劇場需要舞蹈,我很高興能有機會結合芭蕾和KAZAKY和我的興趣。

 

主持人:你比較喜歡獨舞還是群體的芭蕾呢?

Artur:當然是跟團體再一起。在芭蕾界裡總是群體和獨舞同時存在。

主持人:聊聊你在學院學校5年的訓練吧,嚴格嗎?

Artur:我在學院所學到的知識和技巧都是無價的,我是亞美尼亞人,用公費在俄羅斯學習,這是非常幸運的事情,因為學費和訓練非常昂貴。我從來沒有缺席過一堂課,經過這些精準的訓練,也造就我為何能在這五年以及現在可以做到這些成就。

 

主持人:一位專業的舞者曾說他嘗試跳流行舞,但是傷到肌肉。你認為流行舞蹈會干擾到古典舞蹈嗎?
Artur:當你需要分享不同的舞種,在跳舞中你會知道如何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

 

主持人:The Great Gatsby為你帶來甚麼?

Artur:全新的音樂。在以前我可以2個月跳60次胡桃鉗,同時期一直都在聽柴可夫斯基。柴可夫斯基是天才,但是天天聽就會讓日子變得很辛苦。這次的芭蕾音樂很悅耳,很讓人滿足。

 

主持人:你曾經有想過不要再跳舞了嗎?

Artur:有,這發生在觀眾開始無聊或是懶得拍手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只是在重覆做動作而已,但是當你感受到回饋時,就會盡力一跳。

 

主持人:KAZAKY或芭蕾對你最大的影響?

Arthur:你知道,這很不一樣,KAZAKY是俱樂部企劃,我們的觀眾都很年輕,現場可以尖叫可以吹口哨或握手。芭蕾則大大的不同。

 

主持人:你是怎麼結合這兩個計畫?

Arthur: 我要公布一個秘密,我在準備第三個計畫,目前我在寫一張個人專輯Gaspar。所以很快的我身上就會有三個完整的企劃在跑,然後最近又受邀參加7月11日在國家劇院首映的芭蕾,所以我現在一整個呈現瘋狂的狀態。

20160419.1  

20160413.3  

主持人:你有想去的地方嗎?不是工作喔。

Arthur:我想去日本和倫敦。我現在已經學到如何讓工作和休閒共存 ,在排練時,我們都會待在家裡,在家吃飯。出國工作時,就是休息和散步。

 

(這裡主持人說有來自其他國家的問題,有日本和台灣,這時Artur瞄到稿子,說”喔~Vanessa”。主持人說對還有Vanessa,她問了幾個問題,不過接下來的問題是來自日本的)—影片14:25的地方

 

主持人:你常被稱讚有一副好身材,這裡有位日本粉絲想問你的體脂肪是多少。

Arthur:在上個月我又掉了一些體脂肪和其他的。我的體脂肪不容易上升,大概都維持一定的水準。不過我還是會盡力維持體型,而且這已經是內化的習慣了。因為我發現我很享受工作的過程,我建議大家不要一直坐著工作,至少每天花點時間跑跑步運動。 (一直在笑,好可愛)

 

主持人:你是個好說話的人嗎?在企劃中會在主導位置嗎?

Arthur:這要看是在哪一個計劃裡,如果是我感興趣的部分就會盡力參與。(這裡應該說了很多,但是沒翻)

 

主持人:來自台灣的粉絲(我啦)問,這幾年你從芭蕾轉到KAZAKY再回到芭蕾,有什麼感覺?

Arthur:我感覺很好。(對不起,我要暈倒了,也太短了吧XDD)

 

主持人:再來,在俱樂部的舞蹈和芭蕾有何不同(我猜這問題不是我沒問好就是主持人會錯意,有點不太是我想問的意思)

Arthur:這是很不同的,不同的觀眾族群,不同的氣氛,不同的音樂。芭蕾有歌詞,有情節,有故事,有開始和結束。而我們自己的演出會唱歌,而每首歌曲都是獨立的,之間並沒有關聯。

 

主持人:你習慣外界的評論了嗎?

Arthur:剛開始,我們會看一些評論,也有心理準備會有不少針對我們的壞評論。不只是歐洲,而是來自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不缺這些不好的評論。這些都離我們不遠,所以不喜歡就不看。人生是美好的而且我們要住在一起。

 

主持人:KAZAKY接下來會怎麼發展,有很多人說你如果要回芭蕾界,是否就代表團體出問題了呢?

 Arthur:我想這對有抱負的人來說是正常的,你會有嚮往的東西,會想創造新的東西。我們目前的狀況是,我們都知道高跟鞋是很精巧的東西,而且演出效果也不錯。我們成長改變了,也不能一直長時間穿著高跟鞋跳舞。首先,這難度很高,再來很不容易維持協調。我們多次帶著高跟鞋在世界各地演出,所有跟這個計畫有關的人員都知道,這是一個短暫的項目。當初我們以為這只會維持3年,但是後面的3年發現,我們必須為粉絲們做些甚麼,我們需要再繼續前進。現在我有新的靈感,我在寫音樂,想做一張音樂專輯。

 

這次幫忙翻譯的朋友(Anastasia Pavlusenko)英文不是非常的好,但是她很努力的幫忙翻出了大部分,所以非常感激她。另外有位粉絲(Yana Verlin)也補充到,The Great Gatsby會在歐洲巡迴演出,Artur也會參與其中。後面則是說”穿著高跟鞋的KAZAKY”已經越來越沒有能量,正努力創造新的作品中。

 

PS其實我贏了這次的題問活動,應該要有2張電影票的,但是送了我也去不了啦哈哈哈

網址:在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AZAKY TAIWAN

小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